三国志揭发版之 - 斩颜良诛文丑

话说刘备兵败徐州後,关羽不理两位义兄弟,大开下邳城投降了曹操。刘备没有办法,只得只身投靠袁绍去。在路中不断叹自己那义弟竟然背着自己投了曹操,可悲自己连那一半的地盘也失去了。

刘备进了邺城後便要去见袁绍,想想:「就是袁绍不要孤留下,也最少给孤一百几十两去吃饭吧!」便走到袁府前要门人传话:「孤乃是袁本初故人,中山靖王之後,孝景皇帝玄孙,姓刘名备,字玄德,有敌人曹操的情报要出卖,请见本初兄。」看门士兵被他那名号一吓,便立刻去请示袁绍。

袁绍正在府中开派对,听到有一号叫刘备的人来骗晚饭吃。便问手下:「那个叫刘备的是什麽人?孤怎麽记不起这个人,竟敢来这□骗饭吃?」手下逢纪便道:「那刘备小儿便是在虎牢关外以叁敌一的那个无耻之徒,最近还杀了主公之弟袁公路,竟敢来投靠主公,不若主公现在杀了他吧!」那知袁绍不怒反喜,道:「原来是刘备公,快请他过来吃饭。」众人大奇,但也不敢问原因,只好去叫刘备进来。

原来袁术小时曾经泡过袁绍的妞子,袁绍一直怀恨在心,只是一直找不到借口去报仇,正好现在刘备杀了他。况且当日在虎牢关前,十八路诸侯被吕布杀败之时,自己正在想:「惜吾上将颜良、文丑不在,否则再加上寡人以叁敌一,必然可杀败吕布小儿,可悲呼…」况且那只是想想罢了,在几十万人马面前,自己怎敢那麽不要脸去以叁敌一?当日见了刘备叁兄弟虽然战败,口中和其他诸侯一般骂他无耻,但骨子□和曹操一般,配服那叁人敢为他人之不为。「现在刘备来投靠自己,他日若碰到强敌便派他出去以叁、四、五个人去打一个,那胜利归自己,恶名归刘备,这餐饭绝不会给他白吃啊。」袁绍越想越乐,在宴上大赞刘备乃天下英雄,便把他留下来了作为上宾,刘备也乐得可在袁绍那□白吃白喝。

放下刘备不题。话说曹操的手下程昱在白马发现了油田,虽然尽量保密,但想想他们每天抽油用上大量人手,而且有了献帝那一大帮大吃大喝的人,非但没有吃穷,而且越来越富,消息便传到袁绍那□去。白马是在袁曹边竟上,袁绍眼红那一大个油田,便派了上将颜良来到白马,要抢那个油田去。曹操收到了消息,大怒:「那还了得?献帝和一大帮手下在这□白吃白喝,失去这油田,孤那来饭吃?大伙儿以後可要要饭去了。」立刻带着手下全部马仔去救白马。

决战之日,颜良亲作先锋。颜良乃袁绍手下数一数二的大将,曹操手下一连出了四、五员将士也被他杀败而回,众将见得如此竟像,也没有人敢再去送死。颜良见再没有人来单挑,便先回阵中遏一会。

曹操正愁间,手下一员小将出来道:「主公不用担心,可看某怎样杀败颜良。」众人一看,原来是在下邳投降的小将,刘备之义弟关羽。曹操手下大将张辽听後便讥之:「尔不会是用虎牢关前手段吧?哈哈…」众人听後都大笑,那知关羽曰:「某只一人一骑足矣…」众人大奇,都以为他疯了,只听见「只是小将马劣,敢请主公赐某吕布坐下的赤兔好马,某必斩颜良首级以报主公。」曹操想想:「反正没有人敢单挑颜良,他战败後再收回赤兔马也不迟。」当下便答允。

关羽单骑出了大阵不久,谋士郭嘉突说:「主公,听说关羽之义兄刘备正在袁绍手下作上宾,他不会是带着赤兔马作礼物投袁绍吧!」当下曹操正在想:「以关羽之武力怎会是颜良的对手。」再听到郭嘉这麽说,大惊「孤怎这麽胡涂?竟想不到这一点。」只是赤兔马快,看来是追不回来了。

正愁间,关羽已到了敌阵前大叫:「吾乃刘玄德义弟关云长,特来投靠,请见主帅颜良。」颜良见状,因当日自己不在虎牢关,没有见过关羽,便问左右:「谁人知道此将是否刘玄德之弟?」有虎牢关前将士道:「此人正是那无耻之徒关羽。」颜良想:「刘备正在主公府中作上宾,不可开罪此等小人。」便传话众将士开路,让他过来。关羽大喜,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颜良见关羽将至,正想举手打个招呼,不料关羽举起青龙刀向自己砍来。赤兔马名不虚传,一逊间便到了颜良跟前。颜良还来不及闪避,便不明不白的被人砍了头。关羽不敢久留,挑起颜良首级回头便跑。赤兔马快,待众人反应过来,关羽已跑远了。

曹操在阵中正怨关羽把赤兔马骗去,不想竟接报说关羽斩了颜良的头回来,大喜,令手下快去打落水狗。颜良手下见主将死了便六神无主,曹兵一冲,大败而归,回报袁绍再派人来争油田。

这边厢曹操正在庆功,众曹兵当时因距离太远,看不见颜良怎样被杀,便问关羽:「将军是以何招数对付颜良?」关羽笑道:「那匹夫岂是在下对手,一刀便砍了他脑袋,哈哈…吾义弟张飞比在下还厉害呢!哈哈…」史官见他不肯多说,只得在史书上写上两句:「羽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张翼德於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从此人人以为关、张武艺远超颜良,只是从前吕布太厉害才有一败,如今吕布已亡,众人已不大敢与关、张交手了。

却说袁绍得知曹公手下一无名勇将阵前斩了颜良,但又舍不得那一大个油田。正愁间,忽然想起:「那大耳贼在府中白吃白喝了几个月,是时候要他以众敌寡了,以他加上文丑,总不会再战败吧!」当下便唤刘备应战,刘备推辞不掉,只好硬着头皮与文丑一起去以众敌寡…

不多时,刘备和文丑已带着帮手到了白马来抢油田。曹操当然不许,便派了数名将士出战。想那文丑是个不下颜良的勇将,区区小卒那是敌手?不数合便逃奔本阵了。众将再无人敢出战,曹操便对众将曰:「打败文丑者封汉寿亭侯,加食邑叁千户。」众人中,只见关羽立刻高叫:「我来、我来。」也不想想自己根本不是文丑敌手。曹操见关羽斩了颜良,也不再怀疑他的武艺,便派这个见侯眼开的人出战。

关羽走到敌阵前,正打算再用对付颜良的老招,此时竟看见「刘备」的大旗在文丑身旁,便高兴起来「今天要是杀了这大耳贼,曹公便更信任我了。」立刻向敌阵高呼:「刘备大哥,某是大哥您的义弟云长,要离开曹公再投您啦!」众士卒听见便让路给关羽过去了。想那刘备不是笨人「我认识你这麽久,难道不知你想把我人头卖与曹公?」自己不是他对手,回马便跑。文丑见状後大奇,回头向刘备大叫:「玄德公、玄德公,令弟来投足下,怎麽足下回马便跑?」刘备怕自己逃得慢了,也不向文丑解释,可这便害了文丑性命。

关羽见义兄逃得太远,千军万马中追不回来,便转向那正在疑惑的文丑。那文丑在自己阵中,冷不防被关羽在身後一刀砍下,便一命呜呼了。曹操在远处望见文丑被斩,对众手下道:「现在不打落水狗,更待何时?」袁兵两员大将--刘备和文丑--一逃一死,小卒也只有逃跑的份儿。这场大仗,便被那无义之人捞了个「汉寿亭侯」来做,可真乐个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