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揭发版之驱虎吞狼

上回说到刘备三兄弟强占了陶谦的徐州, 在城里作威作福。 这一日忽报有客来访, 三人大吃了一惊。 你道来客是谁, 却原来是背后偷袭了曹操的吕布。想当年虎牢关前吕布以一敌三, 杀得刘备兄弟至今胆寒。 一听这对头来了, 三人岂能不慌?

吕布不是和曹操在抢兖州地盘吗? 怎么跑到刘备的地盘上来了? 说来话长。 当初吕布受了区胜挑唆, 在曹操背后捅一刀子, 抢得兖州大半地盘。 还顾不上得意, 曹操已经带了全部马仔杀了回来。 吕布势单力薄, 不是对手, 急忙想找区胜要回他的那份赌金,用于招兵买马。 可关键时刻, 却怎么也找不到区胜。 原来区胜早带着所有赌金溜之大吉了。 没有兵马钱粮, 吕布一个光杆司令, 自然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了。

想着区胜的背信弃义, 吕布一路上越走越气, 牙都要咬碎了。无奈一时半会找不到区胜报仇, 只有随波逐流, 碰碰运气了。 这一天吕布来到徐州, 只见市面凋敝, 满目创夷。 吕布细细一问, 原来是刘备兄弟在这一带横行, 顿时心中窃喜道:“此三人乃我手下败将, 上次肯定被我杀到做梦也怕, 今日我一出现, 他们还不只有乖乖受我欺负的份?” 于是把鞭一挥, 快马直奔刘府。

刘氏三兄弟得知对头来踢场子了, 明知打不过, 却也不甘就这么夹着尾巴逃跑, 把好不容易骗来的地盘拱手让人。 没办法, 抄家伙罢。 四人一打照面, 张飞最性急, 挺起丈八蛇矛便刺。 吕布也不谦让, 喝一声:“来得好!” 便和张飞斗了起来。 关羽刘备再现虎牢关的手段, 随后赶上, 以三敌一 。 刘备知趣, 躲在了最后。 两边刀光剑影, 一场好杀。 打着打着, 刘氏三人觉得不对。 按吕布的武力, 早该杀败三人了, 怎的这次却似乎平手? 原来吕布自从被曹操打败, 一路狼狈, 饱饭也没能吃上一顿, 浑身无力, 这才让刘氏兄弟占了便宜。

过不多时, 吕布见久战不下, 心里焦躁, 心道:“今日如战不下这三人, 抢不得他们的地盘, 那可就真得饿死了!!” 俗话说急中生智, 吕布忽然想到以前三人曾败在自己手下, 心中定有余悸, 此时正可用攻心之策, 便大喝一声:“尔等三人当真不知死活, 非要老子下杀手不成?!”

刘备在战团间游走, 见吕布迟迟不对自己下手, 也只道是吕布手下留情, 便拉开了关张二人, 向吕布拱拱手道:“奉先此来真要挑我等场子吗?” 吕布心道:“的确如此。” 却因腹内无食, 手上无力, 只得装模做样一番:“刘兄大大的误会了, 某自与王司徒计杀董卓之后,又遭傕、汜之变,飘零关东,诸侯多不能相容。近因曹贼不仁,侵犯徐州,蒙使君力救陶谦,布因袭兖州以分其势;不料反堕奸计,败兵折将。今投使君,共图大事,未审尊意如何?”

不提陶谦还罢, 吕布一说到陶谦, 刘备就气不打一处来, 心道:“呸, 还不是你小子坏了曹操好事, 老子还差点被陶谦砍了脑袋!” 面上却也不好作色。 关张二人见吕布不是来要自己性命的, 高兴得不得了, 也赶紧拉着刘备要与吕布讲和。 刘备无法, 只得陪笑应道:“奉先勇名广播四海, 今日来投, 备何幸也!” 遂设宴为吕布接风。 吕布也不推辞。

刘备兄弟知道吕布勇武, 留他在徐州终究对自己有威胁。 次日, 刘备便想了个法子, 对吕布说:“近邑小沛,乃备昔日屯兵之处。将军不嫌浅狭,权且歇马,如何?粮食军需,谨当应付。” 吕布知道这是刘备赶自己走, 只是自己体力尚未恢复, 没有办法, 只得从了刘备的建议, 去了小沛。

刘备吕布势均力敌, 只得相互妥协。 按下不表。 却说曹操好不容易赶跑了吕布, 抢回兖州。 看着饱经战乱蹂躏的地盘, 想到被陶谦抢走的万亿黄金, 自己人财两空, 连摆庆功宴的钱都没着落, 曹操不禁悲从中来。 谋士荀彧见主子伤感, 知道曹操所为何事, 便进言道:“主公不必伤心。 汉家四百年基业, 刘姓皇帝肯定存得金银无数。 近闻献帝小儿落入李傕郭汜之手, 两人不知皇帝的价值, 把皇帝从了长安赶去了洛阳。 主公正可趁机把皇帝劫来许昌, 慢慢拷问金银财宝的下落。 这可是棵大摇钱树, 主公还怕以后没有钱花?” 曹操闻言大喜:“文若何不早说。" 言罢就要上马发兵, 去劫献帝。 “且慢,” 荀彧忙拉住曹操马头:“凡事这等见不得光的事, 都得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遮羞。 主公应向天下发个照会, 称我们是学晋文公纳周襄王, 发义兵, 接皇帝来许昌享福的。 这样的话, 主公乃众望所归, 天下诸侯哪个敢乱放屁?” 曹操更是大乐:“听文若之言胜读十年书啊, 这样一来, 名实不都归了我曹某人? 哈哈。。” 言罢, 立刻向天下发出接皇帝驾的通告, 更快马加鞭, 直奔洛阳, 生怕有人捷足先登了。

就在曹操发兵劫献帝的同时, 统治北方冀州的大地头蛇袁绍也得到了消息。 “这等好事怎么能让曹阿瞒独占?” 袁绍略一思索, 也要起兵。 袁绍的谋士田丰连忙拦住:“主公且慢, 这样的‘好事’咱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袁绍不解:“为何?” 田丰对曰:“想那汉室遭此大难, 颠沛流离, 就算有多少金银财宝也灰飞烟灭得差不多了。 如今主公把皇帝请来, 还要好吃好住招待着, 怠慢不得, 还有皇帝的一大帮皇后妃嫔, 宫娥太监, 心腹旧臣, 仆从杂役, 再加上几万御林军, 主公想想这得倒贴多少银子啊! 稍有怠慢, 主公立刻就会在史书上落个欺主的骂名。 这已经是赔本买卖了, 皇帝幼弱, 却逢此乱世, 天下诸侯还会有几分敬重之心?这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我们还是让给曹操的好。” 袁绍如梦方醒, 这才打消了迎接皇帝的念头。

果然不出田丰所料, 曹操好不容易抢到手的汉献帝果然只是个花瓶。 原来汉灵帝死得早, 死前没来得及告诉小皇帝自家藏金银财宝的地方。 再加上董卓之乱, 献帝本人手上的现金也折腾的不剩几分银子了, 自己还盼望着去哪里蹭饭呢。 如今来了曹操这个冤大头, 献帝喜不自胜, 乱七八糟地胡乱封了曹操领司隶校尉假节钺录尚书事等几个头衔。 曹操心中暗暗叫苦, 眼见这皇帝没什么油水, 自己还要倒贴, 却也不敢就这么弃之而去, 因为前不久还向天下公告自己是晋文公呢。 “悔听了荀彧匹夫之言,作茧自缚, 为天下笑!” 曹操郁闷地带了献帝回许昌, 回去第一件事就把荀彧臭骂了一顿。

只因有了献帝这个寄生虫, 曹操每月要倒贴数万黄金来应付皇帝的一切只支度开销, 从此国力更弱。 倒是袁绍决策得当, 不多久便成了中原第一强大的诸侯。

这一日曹操聚众议事, 忽报吕布投靠了刘备, 两人联手, 大有逐鹿天下的意思。 曹操大愁, 心道:“刘备抢得陶谦的地盘, 连带肯定把我的黄金都一块儿吞了, 这回又加上吕布的武力, 这, 这... 我还是回家种红薯去罢。” 曹操的心事又被荀彧看穿了, 忙不迭的荀彧又站出来进言道:“吾有一计, 包除主公心头大患。” 曹操一看又是荀彧, 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你这老匹夫又有何事? 上次让我当晋文公的馊主意是你出的罢?” “这..." 荀彧一张老脸顿时红过猴子屁股:“这次吾以为可以挑动吕布偷袭刘备。 想那吕布三姓家奴, 乃是无义之人, 断不会只满足于呆在小沛一个小小的地方的。我们只要把刘备诱出徐州, 吕布定会在刘备背后下刀子。 如此两人的联盟完蛋了, 主公也可高枕无忧矣。此乃驱虎吞狼之计!” 曹操大喜, 就又依了荀彧的计策, 调兵遣将。

这一日刘备三人正在徐州街头闲逛, 一路上鸡飞狗跳, 妇啼幼哭。 忽然刘备看见地上有张传单, 便捡起一看, 原来说的是南阳袁术最近在南郡修了个珠宝行, 内存金银珠宝无数, 且防守松懈。 刘备看着看着, 红眼病又犯了, 忙把传单递给关张, 商量着要何时起兵去南郡抢珠宝行。 三人全不理会这传单的来历真假, 却原来是曹操对刘备兄弟下的诱饵!

次日, 刘备点起他那五百人的大军, 就要去南郡。 临走时刘备忽然想到这次三人一齐出动, 到时候分赃不就分得少了? 于是以防备吕布的名义, 特令张飞守住地盘, 等他和关羽抢足了金银, 就回来和他平分。 张飞一听老大不愿意, 心下嘀咕:“当我老张是傻瓜么。 认识你俩这么久, 还不了解你们? 会乖乖把你们抢得的和我平分?” 可是老大的话又不得不听, 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家喝闷酒去也。

荀彧这次果然算得准。 当吕布一听说刘备去南郡抢劫袁术, 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当下也顾不得刘备在他落难时收留他的义气, 吕布立刻点起兵马, 直奔徐州。 这边张飞没份发财, 心中闷闷不乐, 几天下来借酒消愁, 对城内防务也不闻不问。 这日他又喝得烂醉, 正在家里睡觉, 忽闻外面杀声四起, 原来是吕布偷袭。 张飞大叫一声:“完了!” 莫说是烂醉的张飞, 就算平时清醒, 单枪匹马又何曾是吕布的对手?“风紧! 扯乎罢!" 一声令下, 十八燕骑保着张飞一溜烟逃出了城, 去找刘备诉苦去也。

这边刘备劫掠南郡也不顺手。 在南郡转了几天, 别说是珠宝行了, 就是草料行也不见一间, 刘备这才明白上了那传单的当了。 而且南郡的地盘是袁术罩着的, 平时也是一只铁公鸡, 这次被刘备不明不白的骚扰了一通, 气不打一处来, 更是带了全部马仔和刘备死缠烂打, 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式, 使得刘备也脱不了身退回徐州。 这日张飞的败兵找到刘备, 刘备知道大势已去, 对关张长叹一声:“算了,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赶快想折今后去哪里混饭吧。” 三人思来想去, 只有曹操是吕布的大对头。 如今之计唯有投靠曹操好了, 好歹也能为自己找回吕布这个场子。

隔日刘备兄弟好不容易摆脱袁术的纠缠, 往许昌而来, 不日来到许昌城外。 刘备兄弟一路辛苦, 饥肠辘辘, 一进城就要求见曹操, 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和曹操有夺财之仇。 但是曹操哪有一刻忘了被刘备据为己有的黄金? 一听刘备来投,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大骂传话的门卫:“见什么见, 还不快快给我绑了直接送断头台!”

可怜刘备兄弟才脱虎口, 又入狼窝。 要知三人性命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