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揭发版之 三让徐州

放下吕布不提. 却说刘关张三人甘冒天下之大不讳, 以三人之力围攻吕布一人不成, 只好灰溜溜地退回平原县. 虽然刘备找了些假冒伪劣商家出气, 但从这些商家搜刮来的几文钱又怎够他们兄弟一阵大手大脚? 眼看坐困愁城, 三人好不烦闷.

话分两头. 却说与刘备同时起兵抢黄金的土匪曹操, 精明异常, 不似刘备兄弟般奢侈浪费, 却把抢来的黄金全统统存在他老父亲曹嵩家里. 东汉帝国的黄金储备都垄断到这些土匪手里去了, 导致金价一路彪升. 高科技指数"那厮打嗝"也因为工业原料不够而拼命下滑. 曹操存黄金存了许久, 好容易见到抛售机会来了, 连忙派人叫曹嵩把钱送到他的地盘-- 兖州来.

当时汉帝国天下大乱, 各路土匪林立, 而这笔黄金系全部家当所在, 至关重要, 所以曹操决定找个保镖的. 因为曹嵩到许昌要经过徐州, 陶谦管辖的地盘, 曹操想到了找陶谦帮忙. 天真的曹操以为陶谦和自己一块出兵分过董卓保护费, 再这么说都是同事加战友, 这点小忙总得帮吧. 曹操书信一到, 陶谦那个乐呀就甭提了. 原来这两天陶谦手头正紧, 这几千万斤黄金从天而降, 羊入虎口, 怎能就这么让他过了. 当下陶谦先假装应承了, 明着派人保护黄金, 暗地里却让手下扮成黄金贼, 一股脑地把曹操的黄金抢进了自己的小金库, 更干脆一刀把曹嵩宰了.

曹操闻讯, 当即痛哭倒地, 心痛那几万斤黄金就如昨日黄花随风凋零, 自己几年辛苦, 从黄金贼手里抢来的黄金, 全便宜陶谦了, "天哪~~", 曹操仰天狂啸, 当下写了封信去责问陶谦. 陶谦也不着急, 回信反问了曹操一句 :"听说那些黄金贼是拿回原属自己的东西, 难道有错吗? 还有啊, 你答应我的保镖费, 是时候兑现了!" 曹操明知陶谦抢了黄金还狡辩, 要去讨伐陶谦, 抢黄金回来吧, 却苦于拿不出证据. 这时曹操新聘的狗头军师郭嘉提醒了一句 :" 明公难道忘记你自己的父亲也死在陶谦刀下了吗? 就冠他个辖下治安不靖的罪名如何?" 曹操才如梦方醒。 从刘关张讨黄金贼时的旗号起, 江湖上一直流行的口号就是“替天行道”。 曹操亦不能不免俗, 也扯起了"为父报仇, 替天行道"的大旗, 带起手下全部马仔杀气腾腾奔向徐州。 明是为父报仇, 实际上是要陶谦归还抢去的黄金.

曹操起兵十万杀奔徐州. 陶谦吓得半死, 才知道曹操那点黄金不是好赚的. 没办法, 迎战吧, 可是平常陶谦军备懈殆, 有点精神也都花到扮强人拦路抢劫上去了, 前不久还因为分赃不匀, 和同伙阙宣火拼了一场. 后来虽然杀了阙宣, 自己实力却也受创不小. 这时候哪里是曹操军精兵猛将的对手?

曹操到了徐州, 人生地不熟的, 也不知道陶谦把黄金藏哪里去了. 干脆来个地毯式搜索, 见了房子, 问也不问, 就冲进去先杀人, 后放火, 看烧剩下的是不是黄金. 一路上曹军杀人无数, 尸首塞得泗水也流不动, 终于搜索范围越来越小, 只剩下陶谦自己住的徐州城了. 顿时曹军密密麻麻地驻扎城外, 就是为了防止陶谦带了黄金跑路. 这时的陶谦就象在热锅上呆久了的蚂蚁, 团团转的力气也没有了. 手下有人劝陶谦还曹操黄金算了, 可是这个守财奴却要金如命, 死活不肯. 就这样和曹军对峙了三个月.

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 曹操和陶谦争夺黄金的事情一时间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天下赌庄的老板区胜以陶谦和曹操的战争开了个赌局, 曹操的行情一路看涨, 赔率竟升到十赔一, 大创汉朝开基四百年来之"急你死"全国记录. 总之满天下看好曹操.

消息传到平原县, 刘关张三兄弟大喜, 稍做商量, 就准备一起去支援老朋友曹操, 希望到时候多少能捞到点劳务费. 反正有现成的落水狗, 不打白不打! 于是三人星夜起兵前往徐州. 可是由于走得太急, 加上月黑风高, 三人竟稀里糊涂地闯到了徐州城外. 等到天稍微有点蒙蒙亮, 刘备忽听见四周一声呐喊 :"缴枪不杀!", 才发现自己五百来号人已经被陶谦军团团包围了.

刘备被五花大绑地押到陶谦面前. 陶谦心里正烦呢, 也不正眼看看刘备, 挥了挥手道:"管他哪里的奸细, 快快斩讫报来." 刘备大急, 眼珠子一转, 大叫:" 陶大人冤枉啊! 俺跑这么老远, 正是来支援明公正义的, 反侵略的伟大事业的啊." 陶谦这才抬起眼皮看了刘备一眼, 认得是虎牢关前不讲江湖道义, 大丢诸侯份子的大耳朵猴子, 心下顿时有气, 心道:" 你来帮助俺? 就凭你们几号人马还不够曹兵塞牙缝的! 定是要趁火打劫!" 当下也不说破. 忽然陶谦心里一动, 想到:"如果俺把徐州牧的大印交给刘备, 曹贼肯定以为黄金也在他手上, 就一定会紧咬这只大耳猴不放. 到时候俺就可以带着黄金脱身了!" 主意一定, 大叫一声 :" 哎哟, 原来是刘备公, 好久不见, 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忙站起来给刘备松绑, 口称恕罪, 要摆筵给刘备压惊.

刘备见不但自个脑袋能保住, 还能赚顿晚饭, 就隐约猜到陶谦没安好心, 正自忐忑不安. 果然这时陶谦大大捧了刘备在虎牢关的丰功伟绩后, 发话了 :" 我说刘备公呀, 今天下扰乱,王纲不振;公乃汉室宗亲,正宜力扶社稷。老夫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公勿推辞。谦当自写表文,申奏朝廷。" 刘备一听, 知道陶谦出招了, 心底下和镜子似的, 明摆着是嫁祸之计. "想让我做替死鬼?! 门也没有, 窗子都没有!!" 刘备打定主意, 这个徐州牧的印把子是一定不能接下的. 当下刘备把老脸一板, 装出十分正义的样子, 锵锵有声地说:" 刘备虽汉朝苗裔,功微德薄,为平原相犹恐不称职。今为大义,故来相助。 公出此言,莫非疑刘备有吞并之心耶?若举此念,皇天不佑!" 当下两边你推我怂, 一个要让出徐州牧, 一个抵死不从. 陶谦见刘备起了疑心, 心想:"此事不能太急, 反正你刘备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也不怕你飞喽, 早晚得让你当这个替死鬼." 便请刘备做了上宾, 带到自己府里, 名为招待, 实际上把刘备三兄弟看管了起来.

这边刘备在陶公馆里盼星星盼月亮, 希望曹操早早打进徐州救自个出去. 可是曹操那边也出事了. 原来区胜庄主见许多人买曹操赢, 只恐怕到时候战争结果一揭盅, 自己从刘备处骗来的家财不够赔. 一想到要被众赌棍从北京追杀到南京, 区胜担心得饭也吃不下, 整日唉声叹气. 这日区胜正坐在自家门槛上打盹, 忽见一人骑着匹赤兔宝马经过, 却是伤心离开长安地的吕布. 区胜眼珠一转, 登时大喜, 立刻拉住吕布, 要请吃饭. 吕布一见有人请客, 也不客气, 就随区胜来到饭店. 区胜把自己的苦恼向吕布一说, 吕布以为区胜要向自己借钱, 心想这免费的午餐果然有文章, 不过自己也是流浪汉, 身无分文, 也不怕区胜说自己小气. 当下把空空如也的钱袋翻个底朝天给区胜看. 区胜见吕布会错意, 摆摆手说道 :" 如今曹操一个劲扑在徐州抢他的黄金, 可自己的老窝兖州却防备松懈, 此天以此地以资将军, 将军岂有意乎? 如果你去夺了兖州, 曹操一定要回兵了, 到时候咱们就判曹操战败, 赢到的赌金, 咱们二一添作五, 如何?" 吕布一听, 压不住心头狂喜, 既能有兖州一带收保护费, 又能得天下第一赌局赌金的一半, 何乐而不为, 当下一拍大腿就要去兖州抢地盘. 区胜摆酒送军, 不在话下.

吕布一路小跑来到兖州, 扯了块大布立马就要旗扬. 曹操留在兖州的手下们一看, 这还得了, 抢我们的地盘来了, 经过我家老大同意了么? 两边言语一不合, 就打了起来. 区区几个喽罗哪里是吕布的对手? 没几个回合就哭爹叫娘, 连滚带爬地撤出兖州城, 跑到乡下几个县城守着, 快马急报曹操回家救火.

曹操一收到消息, 大叫一声糟糕, 真乃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黄金事小, 兖州地盘没了自己以后只好去要饭了. 赶紧偷偷准备行装, 趁半夜撤出了徐州, 赶回兖州去会吕布去了. 一场大战, 却奇迹般的以陶谦军的胜利告终. 只可怜当年买曹操赢的赌棍个个血本无归, 跳楼服毒上吊蹈海的, 不可胜数. 却便宜了天下赌庄的老板区胜, 狠狠地又大赚特赚了一笔, 笑得皱纹都多了好几条.

一听说曹操退兵了, 刘备差点吓得尿裤子. 就指望着曹操救命呐, 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呀. "哎哟我的曹公也~~", 刘备仿佛听见自己被陶谦砍脑袋的声音了.

刘备太低估陶谦了. 身为乱世奸雄, 陶谦岂能那样便宜了刘备? 虽然陶谦心知肚明刘备是来帮曹操扁落水狗, 打打秋风, 但是人家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吹牛说是来支援自己的, 如果就这么宰了刘备庆功, 一没有罪名, 二也落个忘恩负义, 杀仁不仁的罪名. "刘备一定要杀, 老夫自有妙计!" 陶谦小脑袋一晃, 立刻传令把刘备带到庆功宴上来, 并秘密吩咐在后厅布下一千刀斧手.

刘备一来, 就觉得气氛不对. 只见陶谦亲自走下阶梯迎接自己, 口称:"刘备贤弟, 托你的福, 也亏俺老当益壮, 曹操终于被我打跑了! 哎哟, 你是没看见, 俺今日亲自提刀上阵和曹操单挑, 要不是此贼马快, 贤弟就可拿他的人头喝酒了, 哈哈~~" "好不要脸, 当老子全不知道啊, 凭你这条老狗也是曹孟德的对手? 还不都是吕布小子坏事.." 刘备差点没一口唾沫吐到陶谦脸上. 却也不好作色, 只能随声附和陶谦了一通. 两人入席.

酒过三巡, 陶谦又发话了:" 老夫年迈,二子不才,不堪国家重任。刘公乃帝室之青,德广才高,可领徐州。老夫情愿乞闲养病。" 刘备一听, 想:"不对啊. 曹操刚退, 你不杀俺, 还要给我个徐州牧做? 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 难道陶谦老糊涂了?" 心里扑通扑通狂跳, 一个"好"字还没出口呢, 忽听得后厅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 刘备吓了一跳, 留神看看陶谦身后, 屏风后面隐隐约约密密麻麻都是凶神恶煞般的刀斧手, 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陶谦要杀自己没有借口, 就专门设计了这个圈套, 只待自己说一声"好", 陶谦就有了自己窥视徐州牧之位的证据, 而后面的刀斧手也不会等自己有机会辩解就会冲出来把自己砍成肉泥. "好你个陶谦老狗", 刘备心中暗骂:" 差点就让老子上当了. 你这个老糊涂昏蛋, 要老子的命一两个刀斧手足矣, 你却召了千儿八百的, 摆明了给俺报信啊?!" 见机不对, 立刻改口, 刘备对道:" 备来救徐州,为义也。今无端据而有之,天 下将以备为无义人矣." 陶谦一听, 刚喝下去的酒几乎喷了出来, 心道:" 呸, 就你这大耳猴子也配提义字, 当初你们兄弟三个人打吕布一个的时候, 那个义字跑哪里去了?!" 当下陶谦一拍桌子, 大喝一声:" 刘备你小子别不知好歹, 这个徐州牧你当真不要?!" "刘某决不为无义之人!" 刘备寸步不让 "俺千里迢迢来救君驾, 汝竟这么对待贤良义士, 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大胆!" 陶谦见计谋被揭穿, 顿时老羞成怒, 喝道:" 来人, 把刘备这厮和他兄弟统统给我关到小沛劳改营里去!"

刘备兄弟在小沛受尽煎熬, 吃尽辛苦, 白白替陶谦当了三个月的免费民工, 这才明白"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的含义. 关张两人也不停埋怨刘备, 眼看这个老大也是做不下去了. 这日, 忽有徐州大商人糜竺来访. 原来糜竺是个正经生意人, 可是这两年假冒伪劣产品横行, 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再加上陶谦经常明着收糜竺的保护费, 暗中又假扮强盗抢糜竺的财货, 弄得整个徐州城商不聊生. 糜竺听说刘备在平原县时不知道因为什么, 突然大力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事情, 敬佩不已, 心想:" 如果刘备能来治理徐州, 我的日子就能好过不知道多少了." 于是便主动来联系刘备, 暗中谋划推翻陶谦的暴政. 刘备一听自己能有机会出去, 什么也顾不得了, 频频点头同意. 于是刘备继续在劳改营呆着, 糜竺去联系其他商人, 准备暗中发动政变.

再过了三个月, 本着"有钱能使鬼推磨, 没油难点阎王灯"的宗旨, 又因为陶谦平时吝啬小器, 刻薄寡恩, 糜竺终于能联络好一班同志, 计有陈珪陈登父子, 糜竺糜芳兄弟, 将军曹豹, 文书孙乾等等, 包括党政军商各个阶层的要员. 糜竺看看时机成熟, 便带兵打破小沛牢城, 把刘备救了出来, 一齐往徐州杀来. 孙乾等偷偷打开徐州城门, 刘备等一拥而入, 直扑陶谦老窝.

陶谦正睡午觉呢, 忽听外面喊打喊杀, 以为曹操又杀回来了, 帽子也没来得急带, 赶紧连滚带爬地跑到外面, 只见外面密密麻麻围满自己的兵, 中间还站着个正被自己劳改的刘备. 陶谦心里格登一声, 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这不是兵变是什么. "想不到老夫纵横天下一辈子, 最后还是栽在这只大耳猴身上!" 徐州是呆不下去了, 陶谦慌得连从曹操处抢来的黄金都没来得急带, 就匆匆冲出城去. 到了安全地带, 望着背后沦陷的徐州城, 陶谦老泪纵横, 心想自己累死累活抢来的黄金, 连带城池一起, 就这么着都送给刘备小儿了. 陶谦年纪大了, 哪里受得起如此伤心, 心觉一阵绞痛, 翻滚下马, 就找阎王爷申冤去了.

刘备虽然平白捞了个徐州牧做, 但这次死里逃生, 长这么大也是头一遭. 刘备连几个晚上都做恶梦, 也在州牧的座位上老老实实坐了好几天. 可是刘备此人似煞星下凡, 过不来安宁日子的. 陶谦辛苦积攒的黄金被刘备三兄弟挥霍一空以后, 刘备的眼睛就盯住了徐州首富, 糜竺的家财. 虽说糜竺是刘备的首席救命恩人, 可是在金钱的问题上, 就算是亲兄弟也要明算帐的. 既然要抢糜竺的钱, 刘备自然能找出诸多理由来. 当下就下了一道通告, 说是要征集民资, 保卫家园, 抵抗曹操侵略, 便带关张二人冲进糜竺家, 把家产搜刮了个空.

糜竺这个后悔呀. 早知道刘备比陶谦更视财如命, 何必千辛万苦把这个家伙救出来呢? 这下倒好, 陶谦还能手下留点情, 刘备这家伙抢起钱来根本是六亲不认哪. 没办法, 去财消灾吧, 糜竺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可是还没完, 糜竺有个妹妹貌似天仙, 不知道怎么着竟然被刘备知道了.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 刘备一想, 自己老大不小的, 也该讨个老婆了。 猴子没有后代, 自己难得的音容笑貌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 于是不管糜竺答不答应, 刘备来个王老虎抢亲, 就把糜竺的妹妹娶回家了. 只可怜糜竺一步错成千古恨, 救了刘备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自己却落个家破人散. 天下之惨, 糜竺为最. 血海深仇深深地印在糜家人的心里, 后来糜竺的弟弟糜芳趁东吴进攻荆州之际, 趁机叛乱, 在关羽背后下一闷棍子, 终于能报此仇于万一. 此是后话, 暂且不提.

刘备夺了黄金, 抢了老婆, 心满意足, 正自悠哉悠哉地当他的徐州牧. 忽报有不速之客来访, 刘备顿时吓得脸无人色. 欲知来者何人, 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