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揭发版之 凤仪亭

话说董卓一干人等因不小心烧了洛阳, 带了小皇帝落难来到长安. 长安是董卓旧有的地盘, 加上皇帝年纪又小, 董卓便开始放肆起来. 肚皮舞也懒得给小皇帝跳了, 自己成天吃喝玩乐, 把小皇帝晾在一边. 可怜的皇帝成天愁眉不展, 唉声叹气的, 被洛阳的十八路诸侯听说了, 又在史书上给董卓加了个"对上不敬, 图谋不轨 "的罪名, 可怜董卓从此就遗臭万年了. 好在董卓和吕布一样从小失学, 斗大的字不认得两个, 也不去在乎别人写了什么, 仍旧是大块肉, 大碗酒的过日子.

好日子过久了, 董卓也开始觉得闷了, 而那些三公九卿既不敢开罪董卓, 又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给董卓解闷, 只能日日叫苦连天. 这日, 董卓闷得火了, 拍着桌子, 骂儿子似地向众臣吐口水:" 尔等再想不出办法来给我解闷, 明儿你们就自动下岗去罢!" 众大臣被逼无奈, 硬起头皮想了几个笑话, 又到街上的酒吧里抢了几个无上装女郎来宫里跳舞, 好不容易才逗得董卓乐了一天.

三公之一的司徒王允在回家的路上想来想去:" 再这样下去, 老子的脑汁总有绞尽的一天,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也最多撑他三年, 始终有一天得下岗. 不行, 得好好想个办法, 结识结识太师身边的红人, 说说好话, 这才好混下去."

王允走了一路也想不出折, 只好回家跑到后花园继续找灵感. 忽闻牡丹亭畔传来一阵叹息, 王允定睛一看, 原来是自己的义女貂蝉. 说起这个貂蝉, 是王允多年前拾回来的弃婴, 自幼在府中教以歌舞, 如今年方二八, 色伎俱佳. 王允见她长得貌美, 于是淫心老不死, 春风吹又生, 打算几个月后就包下貂蝉做个二奶. 貂蝉对此事早有耳闻, 顾不得十六年的养育之恩, 心下总是老大不愿意. 这日貂蝉心情不好, 更是悲从中来, 心想:" 枉我天生貌美如花, 只道能嫁个年少英俊, 不想竟要屈身事此老贼, 悲夫..." 貂蝉刚一落泪, 就被王允逮个正着. 王允养了貂蝉那么多年, 她那几根花花肠子岂能不知, 知道她嫌自己老迈。 王允胡思乱想了一阵, 又忽然联想到她可能在挂念某个小白脸, 心下几十年的陈醋顿时打了满地, 大怒喝道:" 大胆贱人, 将有私情耶?!" 貂蝉吓了一跳, 见是老头王允, 只道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嘴, 赶紧跪下请罪:" 贱妾安敢有私." " 汝无私情, 何以在此深夜长叹?" 本来王允心情就不好, 再加上满腔陈醋无处发泄, 做势拿出家法就要痛扁貂蝉. 貂蝉见王允的醋劲一发不可收拾, 赶紧把十年前就想好的说辞慢慢抛了出来:" 容妾伸肺腑之言." "快说!" 王允不耐烦起来. "是. 妾蒙大人恩养, 训习歌舞, 优礼相待, 妾虽粉身碎骨, 难报万一. 近见大人两眉愁锁, 必有国家大事, 又不敢问. 今晚又见, 行坐不安, 因此长叹. 不想为大人窥见, 倘有用妾之处, 万死不辞!"

琢磨十年的迷汤药力果然不同凡响, 王允顿时被灌得晕糊糊的. 王允本无德无才, 以老朽之身官至三公, ㄕ位餐素, 老担心着万一来个什么政治体制改革, 自己要被踢下岗, 故整日愁眉苦脸的. 貂蝉用不着看, 也知他今晚必是如此. 好一会, 王允才清醒了一点, 突然灵感大动, 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去混以后的日子, 高兴得不停地拿起家法棍子击地, 曰:" 谁想我家富贵却在汝手中耶! 快随吾到画阁中来." 貂蝉不知王允何意, 只好跟着他走. 来到阁中, 王允把下人妇妾叱出. 貂蝉大惊:" 这回不好啦, 他不是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想我貂蝉貌美如花, 竟然失身给这个老贼." 但楼阁深锁, 任凭大喊大叫也不会有人听见. 貂蝉急得差点晕过去.

王允见人都走光了, 把家法仗一扔, 忽地跪在貂蝉面前, 叩头便拜. 貂蝉只道王允想与自己困觉想疯了, 惊伏于地曰:" 大人何故如此?" 王允道:" 汝可怜可怜我一家人吧!" 言仡, 泪如泉涌. 貂蝉见他越说越疯, 知道自己终难逃魔掌, 虽有不甘, 却也不敢反抗. 哭道:" 适间贱妾曾言, 但使有令, 万死不辞." 王允见她这样说, 便竹筒倒豆子, 把心中所想的龌龊勾当老实不客气地全说了出来:" 如今董卓大权在握, 早晚要篡位.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 像老夫这样的无用老朽, 在他登极之后也只有下岗的份. 到时候老夫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风去了, 呜呜~~," 王允想到伤心处, 顿了顿, 继续哭道:" 如今唯有把你送给董卓手下红人, 令他在太师面前多说好话, 这样老夫才能保证继续在岗上混几年. 只是太师手下红人不少, 不知应送给谁呢?" 王允一口气列举了好几十个人名, 如李儒, 吕布等等.

貂蝉一听, 方才明白王允不是要和自己困觉, 高兴得不得了, 心下说:" 只要不是跟你这个老不死, 世间的男人哪个不比你强?!" 更听见吕布的名字, 更是喜上眉梢, 早听人说过"人中吕布, 马中赤兔", 不但人生得俊俏, 而且武艺高强, 虎牢关前以一敌三, 还打跑了那三个无耻之徒, 真乃英雄出少年啊. 貂蝉也不等王允说完, 立刻抢着说:" 吕布是太师义子, 就把贱妾送给吕布罢!" 王允想了想, 觉得有理, 当下就定了此计. 貂蝉道自己终于嫁得如意郎君, 王允道自己终于不用发愁下岗, 两人当晚都兴奋得睡不着.

次日, 王允将家藏明珠数颗, 令良匠嵌造金冠一顶, 先贿赂贿赂于吕布, 再请他到府中吃喝玩乐. 宴中, 王允也不忘灌几句迷魂汤, 如"天下英雄, 惟将军耳"之类的, 哄得吕布开心. 王允见时机到了, 唤貂蝉出来跳舞送酒. 吕布正当年少, 色字当头, 一见了貂蝉便连眼珠也移不动了, 直勾勾地盯着貂蝉不放, 心道:" 哪里来的如此美女!" 貂蝉心里暗喜, 也不禁向吕布抛了几个媚眼. 刻下两人眉来眼去的, 全不记得有第三人在场. 此时王允喝得多了, 失口道:" 孩儿与将军痛饮几杯. 吾一家全靠着将军哩."

吕布与貂蝉根本没听见王允在嘟囔什么. 王允见自己做了电灯泡, 干咳了两声, 提高声调对吕布说:" 将军, 将军." 吕布这才回过神来:" 老司徒有何见教?" "吾欲将此女送与将军为妾, 还肯纳否?" 王允问道:" 只要将军以后为吾在太师面前美言几句, 老朽就感激不尽啦." 吕布闻言大喜, 心道:" 原来老贼要卖女求荣, 这个便宜俺要是不占还姓吕吗?" 便起身谢曰:" 若得如此, 布愿效犬马之劳." 允见大功告成, 答应选个黄道吉日送貂蝉过府. 吕布欣喜无限, 情不自禁唱道:" 天上掉下个貂蝉妹, 似一朵轻云刚出轴~~" 貂蝉对曰:" 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 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不提两人一见钟情, 相见恨晚之意.

俗话说好事多磨, 美满姻缘糟天妒. 却说那王允乐悠悠地送走吕布, 刚喝下去的那点酒劲就上来了, 晃晃悠悠地走不稳路. 也该王允倒霉, 那天刚好有人在王允家门口丢了块西瓜皮, 不偏不倚地又被王允踩个正着. 只听得"哎哟""扑通"两声, 王允就已经仰八叉地摔个四脚朝天, 顿时那身老骨头如同散了架, 还加上脑震荡. 可是王允的脑袋经这么一震, 却清醒了不少, 心里大叫一声上当:" 我有这样美貌义女, 为什么不直接拿来讨好太师, 反送给吕布那白痴糟蹋?" 当下忍住疼痛, 回家见了貂蝉就说要悔婚, 更要把貂蝉送给董卓. 貂蝉一听美好姻缘要吹, 满心欢喜顿时被冷水浇头, 好似怀里抱着冰, 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就是不肯. 俗话说知女莫若父, 王允见劝不定貂蝉, 便开始利诱她:" 汝若嫁得太师, 将来太师受禅, 汝即便不是皇后, 也是贵妃啊!" 貂蝉马上收住了眼泪, 暗想:" 招啊, 当了皇后贵妃, 要一百个吕布似的小白脸伺候也不是问题啊." 两人一拍即合, 只是王允已不小心把貂蝉错配了吕布, 得想个法子把事情都推到董卓身上去. 到时候就算吕布再英雄也奈何不得了.

坐言起行, 第二天王允就去见董卓, 趁吕布不注意, 就邀请董卓到府中作客. 酒热耳憨之余, 王允又以拿手的马屁功夫开场:" 太师盛德巍巍, 伊周不能及也." 几句话又挠中了董卓痒处, 一张猪脸顿时乐得不见了眼睛. 王允见拍对了门路, 继续说道:" 允自幼颇习天文, 夜观乾像, 汉家气数已尽. 太师功德振于天下, 若舜之受尧, 正合天心人意." 这个马屁拍得太也露骨, 董卓吓了一跳, 陪笑道:" 安敢如此."

王允见马屁没拍进去, 老脸涨了个通红. 只好提前唤貂蝉出来撑场面. 顿时满室生辉. 董卓乃西凉来的乡巴老, 哪里见过如此美女? 当时连没喝下去的酒都流出来了. 貂蝉见董卓对自己有意思, 更加上自己的皇后贵妃梦都在此人身上, 所以跳起舞来更是格外卖力. 董卓看得合不拢嘴, 心道:" 能得此女, 真不枉此生也!" 王允见王牌凑效, 知道大事已定. 为免也长梦多, 万一不小心让吕布知道了, 麻烦, 就顾不得什么黄道吉日, 当晚便把貂蝉送到了董卓府里. 董卓当然乐呵呵地照单收下. 一夜风流, 不提。

吕布还在家痴痴地等着迎娶貂蝉, 却等到个晴天霹雳, 将要做自己媳妇的貂蝉竟然做了他的干妈! 吕布不敢惹他干老子董卓, 只好跑到王允那去撒气. 当吕布提小鸡似地把王允提起来问话的时候, 王允急忙把早已相好的对策抛了出来:" 太师对老夫说:' 吾闻你有一女名唤貂蝉, 已许吾儿奉先. 吾恐你言未准, 特来相求, 并请一见.' 老夫不敢有违, 随引貂蝉拜见公公. 太师曰:' 今日良辰, 吾当娶此女回去, 配与奉先.' 太师亲临, 老夫焉敢推阻?" 吕布头脑简单, 如何敌得王允如簧之舌百般唬弄? 吕布只道王允是好人, 乖乖放开手并陪罪道:" 司徒少罪, 布一时错见, 来日自当负荆." 便气冲冲地回到董卓府要见貂蝉.

吕布跑到董府, 声称要见干娘, 谁也不敢阻拦. 吕布径直跑向董卓卧室, 只见貂蝉在窗前抽泣, 心都快要碎了. 原来貂蝉整晚瞧着董卓那张猪脸, 非常不好受. 但是想想将来可做皇后贵妃, 也只好忍着, 趁董卓睡觉的时候哭一下, 不想却被吕布看见了. 貂蝉瞥见吕布躲在一角, 象个耗子似的, 根本没有要救自己的样子, 更是悲从中来, 心想:" 只道进了董府, 能方便与这小子私会, 却不想此人徒有勇名, 其实胆小如鼠,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貂蝉越想眼泪越多, 禁不住哭出声来. 吕布一看不好了, 董卓要被吵醒, 撒丫就跑.

过了几天, 吕布打听得实董卓不在家, 便又溜进董府去见貂蝉. 貂蝉见吕布又来, 悲喜交集. 喜的是又见此小冤家, 悲的是恨其不争, 没有胆量. 吕布见了貂蝉, 色心大动, 赶上前去就抱住了貂蝉不放. 貂蝉在吕布怀里嘤嘤抽泣, 说了些"妾已失身, 宁死不辱"的话来骗吕布, 又做势要往门前的小湖里跳, 顿时就把吕布迷得晕头转向. 吕布这时心里只是埋怨自己无用, 哪里还忍心责备貂蝉不等自己便嫁了董卓? 两人便搂搂抱抱亲热不已.

却说董卓今日在朝堂上听不到好笑话, 心里愤怒, 杀了几个王公大臣, 就气冲冲地回来找貂蝉了. 吕布貂蝉正亲热呢, 哪里料到董卓突然现身. 董卓眼见两人黏在一起, 不禁醋坛子大翻, 怒火中烧, 大喝一声, 就向两人扑去. 吕布大吃一惊, 只见一头燃烧着的大火猪狠狠瞪着自己, 就知道是董卓回来了, 自己理亏, 只好转身就逃. 董卓抢了吕布丢在一边的方天画戟便追. 吕布见董卓抢了自己兵器, 心里暗暗叫苦, 原来吕布武艺超群, 天下无敌, 本领全在刀枪剑戟上, 赤手空拳的时候莫说董卓, 就是连貂蝉这样的弱女子也打不过. 现在画戟在董卓之手, 再不逃跑, 小命可就不保了.

吕布逃起命来比兔子还快, 董卓肥胖, 莫说手上提了个画戟, 就是没有也跑不过吕布啊. 董卓看看吕布越跑越远, 心里着急, 狠狠地飞戟掷向吕布. 如果董卓天天练飞戟, 也不会肥得和猪一样, 这次当然掷不中吕布, 只好回去找貂蝉出气. 哪知貂蝉早就想好了对辞, 没等董卓开口, 她便嚎啕大哭起来:" 若非太师来救, 几被吕布侮辱, 哇哇~~" 董卓这一辈子也没试过英雄救美, 马上转怒为喜, 手舞足蹈起来, 抱起楚楚可怜, 梨花带雨的貂蝉, 好好安慰了一番. 第二天董卓就安排貂蝉到长安附近的眉坞去住, 省得吕布再趁自己不注意就偷香窃玉. 可是董卓也极要面子, 生怕别人说自己"见了娘们, 忘了哥们", 更忘了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干儿子. 所以只好压下怒火, 不敢明目张胆地追究吕布的罪.

次日, 貂蝉坐在去眉坞的车上, 遥见满街小白脸熙熙攘攘, 想想自己到了眉坞以后只能成天面对一头猪, 再也没有偷情机会, 真是伤心欲绝, 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 吕布远远看到貂蝉如此悲痛, 以为是为了自己, 心中越是恨董卓坏事. 忽见人群中王允也在鼠头鼠脑, 便一把拉住, 要到王允家借酒消愁. 酒过三巡, 吕布道起貂蝉之事, 王允佯惊曰:" 不想太师做此禽兽之行!" 吕布酒涌上来, 舌头也大了, 脑袋也不清醒了, 叫道:" 誓当杀此贼, 以雪吾耻!" 王允大惊, 心想:" 此事弄大了, 如果他两人其中一个得知内情, 莫说是官位, 性命也不保也! 此时只有一不做二不休, 反正我在董卓手下天天担惊受怕, 不若趁现在与吕布联手, 杀了董卓, 那长安, 关西一带的保护费都尽落吾手. 吕布乃一武夫, 有了貂蝉做饵, 何愁他不听我?" 王允财迷心窍, 恶从胆生, 当下一盘算, 便说吕布曰:" 以将军之才, 诚非太师所能限也." 吕布刚刚只是酒后失言, 赶紧翻悔:" 吾欲杀此老贼, 奈是父子之情, 恐惹后人议论." 王允见吕布有退缩之意, 赶紧激道:" 将军自姓吕, 太师自姓董, 掷戟之时, 岂有父子之情耶?" 吕布听王允提到掷戟之事, 大惊, 原来秘密已经传了出去, 他日人人以为自己武艺不及董卓, 又或被发现自己的弱点, 两者都能让自己在江湖上混不下去. 想来想去, 都是杀了董卓这个后患比较好, 乃奋然曰:" 非司徒言, 布几自误!" 允恐其有变, 又向吕布扯出正义的大旗:" 将军杀了董卓, 乃忠臣也, 若帮董卓, 乃反臣也. 十八路诸侯的史书想必你也听说过罢, 到时候载之史笔, 遗臭万年!" 王允这么一吓唬, 吕布也怕了, 赶紧避席下拜曰:" 布意已决, 司徒勿误." 遂刺臂为誓.

两人知董卓做梦也想着封禅, 故布下骗局, 引董卓到皇宫中. 此时吕布有方天画戟在手, 十个董卓也不怕, 手起刀落, 便宰了董卓. 吕布片刻也等不得, 放下刀剑就跑向眉坞会貂蝉去了. 长安的百姓听说会说话的猪死了, 着实伤感, 但猪死不能复生, 又不能让董卓白死了, 怎样才能废物利用呢. 董卓别无所长, 就是全身猪油多, 于是长安百姓把董卓的尸首放在大街上, 以火置其脐中为路灯, 总算省下了三天油钱. 众人欢天喜地, 有些女孩子因晚上幽会有了照明的灯光, 更是高兴得拿首饰换酒, 来庆祝这难得一见的免费路灯, 不提.

此时董卓以前的酒肉朋友李傕, 郭汜知道王允杀了董卓, 就想和王允套套近乎, 投靠新靠山, 顺便要王允分一些长安, 关西的保护费给他们, 俗话说见者有份嘛. 谁知道王允视财如命, 刁寒吝啬, 更何况赌上老命换来的资产凭什么要分给李郭这些混混? 当下断然拒绝. 李郭大怒, 联合了董卓以前的一群狐朋狗友, 有十万之众, 闯进长安就要找王允算帐. 王允急找吕布却死也找不着, 原来吕布还在眉坞和貂蝉度蜜月呢. 王允手无缚鸡之力, 三两下就被李郭等人砍了. 等到吕布得到消息, 长安已经沦陷数日了. 没办法, 吕布知道自己单身一人, 对方十万人马, 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了自己, 只好逃跑了. 和貂蝉亡命天涯吧, 可是貂蝉一见吕布失了势, 心想为什么要和只丧家犬流亡? 死活不肯, 还暗中和李傕郭汜通消息.

吕布在长安一带叱咤风云几年, 直到众叛亲离, 才感到世态炎凉. 伤心绝望之余, 只得骑上赤兔马, 去看看关东可有吃饭的地方. 英雄末路, 要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