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英法百年战争

 

  前言

说罢‘村长’级的日本战国诸大名之间的恩怨, 我们来研究‘居委会’规模的中世纪欧洲战史。

1346年7月12日, 英国国王 爱德华三世 举兵15,000, (另说7,000 ~ 10,000)登陆法国瑟堡半岛, 并宣布自己对法国王位有毋庸置疑的继承权。 而当时稳坐法国王位的 腓力六世, 则被英国人称为篡位者。 爱德华三世 此次来法, 就是要借上帝的无边荣耀, 讨回被 腓力六世 窃取多年的权利! 由此, 英法之间展开旷日持久的战争。 这一打, 断断续续就是一百多年, 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长的战争记录。

一个英国人, 放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不过, 偏要跨海东征, 颠沛流离, 刀头舔血, 去抢夺法国人头上的王冠。 这是什么精神病? 两家邻居之间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仇恨, 能将一场战争打上百年? 就算 爱德华三世 把那顶小小的王冠抢到手, 又如何统治一个以桀骜不驯闻名的异族? 他伤得起吗?

百年战争的果, 自然有百年冲突的因, 双方的仇恨其实早在战争开始前百年就已埋下。 纠结所在, 乃是英国国王在法国南部沿海的一块飞地, 位于 阿基坦(Aquitaine)(又称 吉耶纳(Guyenne)), 以及 加斯科涅(Gascony) 一带。

百年战争

 

  百年积怨

祖宗的屁股擦不干净, 祸及子孙。 一切都要从那个 私生子威廉(William the Bastard) 说起。 虽然出生不好, 年仅7岁的 威廉 却于1035年幸运地继承了法国诺曼底(Normandy) 这块肥沃的领地。 (本文所指英法两国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联合王国, United Kingdom”或“法兰西共和国, République Française”, 而是极具欧洲中世纪封建制度色彩的中世纪诸侯宗主国, 英格兰 和 法兰西。) 凭着他出色的军事才能, 威廉 不但巩固了在自己领地的统治, 甚至试图把势力范围伸到隔海相望的英国去。 威廉 和 英格兰王室 有八杆子打不着的姻亲关系。 凭着这个借口, 1066年9月, 威廉 出兵跨过 英吉利海峡, 打跑了所有王位竞争对手, 自己当上 英格兰 国王, 史称 诺曼王朝。 这是英国首次被说法语的人统治, 由此开创了一场历史先河。 因此 威廉 也被后人尊称为“征服者”(William the Conqueror)。

威廉一世
征服者 威廉一世。 此公手不离剑, 剑不离脖子, 实乃英武非常之像。

威廉 坐拥英国和法国的 诺曼底 领地, 日子过得自然很爽, 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但他死后呢, 双重身份的问题就来了。 威廉 的子孙自然是要继承英国王位的。 但作为一国之君, 让他们继续领有 诺曼底 还合适吗? 如果保有法国的封建领地, 则必须向法王称臣。 对法国国王叩头跪拜, 这可叫英国绅士们的脸往哪里搁? 可要是放弃领地吧, 口里的肥肉又怎舍得送人? 真是左右为难哪。 而对于法国方面来说,在既没欠钱, 又没战败的情况下, 莫名其妙地便割让了一大块国土给恶邻兼竞争对手, 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双方扯皮近百年, 英国始终没有归还 诺曼底 的意思。 毕竟实际利益大过面子问题, 称个臣便能继续保有那么大片领土, 值。 所以自 威廉一世 以来, 英国国王的头衔都兼了“诺曼底公爵”这一职称。 而由于两国诸侯间不断通婚, 形势越发不利法国。 1152年8月, 刚刚与法王 路易七世(Louis VII) 离异仅2个月的前皇后, 阿基坦 女公爵 埃莉诺(Eleanor of Aquitaine) 竟以闪电般的速度嫁给了英国国王 亨利二世(Henry II of England), 还带走她的领地 阿基坦, 一并做了嫁妆。 (双方勾搭得如此干脆, 不得不让人瞎猜 埃莉诺 是否早就给 路易七世 戴了绿帽子。) 亨利二世 的外公, 亨利一世,是 威廉一世 的小儿子, 而 亨利二世 的父亲又是法国诸侯国 安茹(Anjou) 的伯爵, 因此 亨利二世 在继位的时候, 除了 英国国王 和 诺曼底公爵, 又多加了道 安茹伯爵 的头衔, 并成为英国 金雀花王朝(House of Plantagenet) 的开国之君。 现在兼赚 阿基坦, 亨利二世 一跃成为西欧最强大的君主!

过后不久, 诸侯领 布列塔尼(Brittany) 的唯一女继承人 康斯坦丝(Constance, Duchess of Brittany) 又嫁给了 亨利二世 的四子, 若弗鲁瓦二世(Geoffrey II)。 再这样任由诸侯乱送嫁妆, 法国迟早得被英国人全给蚕食光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哪! 由于封建体制, 法国国王对手下众多诸侯控制力有限, 和平交涉无任何进展。 那时候还没“搁置争议, 共同开发”一说, 法国国王便产生了以武力维持国家统一的念头。

  腓力二世 的反扑

1186年, 路易七世 的继任者, 年仅21岁的 腓力二世(Philip II) 首先发难。 野心勃勃且又诡计多端的 腓力二世 首先挑唆 亨利二世 的几个儿子为权位发动对老爸的叛乱, 继而兄弟之间又大打出手。 1189年, 亨利二世 在逃亡中忧愤而死, 儿子们也打得精疲力尽, 国力迅速衰落, 只有 腓力二世 在一旁嘻嘻哈哈地坐收渔翁之利。

1187年, 萨拉丁 攻陷 耶路撒冷, 震惊了欧洲基督教世界。 为夺回圣城, 1190年, 腓力二世 和英王继任者, 狮心王理查一世(Richard the Lionheart) 共同出兵, 发动了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此次东征一路势如破竹, 可是狡猾的 腓力二世 心底有自己的一套小九九, 在抵达 耶路撒冷 城下不久, 竟然‘病倒’了, 不得已放弃攻城, 转回法国。 回国后的 腓力二世 立刻撕破脸, 背弃与英国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 趁 理查一世 还在前线和 萨拉丁 血战, 亲自领兵攻打 诺曼底! 理查一世 被 腓力二世 的背信弃义彻底激怒了, 也毅然从 耶路撒冷 撤军, 历尽艰险, 终于在 诺曼底 完全沦陷之前赶了回来。 由于英法内讧, 欧洲人浪费大量人力物力的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宣告失败。

狮心王 是个纯粹的战士, 腓力二世 的那些阴谋诡计始终无法在他出色的战术面前得逞。 双方你来我往杀了7年, 腓力二世始终处于下风。 最危险的一次, 腓力二世 率领的法军被英军追得走投无路, 全部人马抢着跑过一座桥, 你推我搡。 不想此桥承受不了那么多重量, 竟然塌了, 差点把 腓力二世 淹死。 可 腓力二世 也不愧为一代枭雄, 咬牙忍受着被 理查一世 压着打的屈辱, 苦等机会。 皇天不负有心人, 1199年, 腓力二世 终于等来了 狮心王 的死讯: 在一次镇压叛乱的战斗中, 理查一世 被冷箭射中左肩, 伤重而死, 年仅42岁。 继位英王的是 理查一世 的弟弟, 昏昧无能的 无地王约翰(John Lackland)。

理查一世腓力二世
命运的宿敌, 左边是 理查一世, 右边是 腓力二世。 两人以前关系很铁, 甚至有谣言说两人是同性恋伴侣

约翰 完全不似其雄才大略的兄长, 反而目光短浅地害死了他的亲侄子; 若弗鲁瓦二世 的独子; 理查一世 曾指定的王位继承人; 腓力二世 的准女婿; 布列塔尼 的领主 阿瑟。 腓力二世 闻讯大喜, 以此为借口, 立刻出兵攻打 约翰 在法国的所有领地。 约翰 哪里是老谋深算的 腓力二世 的对手? 被打得狼狈逃回英国。 1204年, 腓力二世 收回 诺曼底, 布列塔尼 及一部分 阿基坦。

1213年, 输红了眼的 约翰 纠合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奥托四世(Otto IV), 以及法国诸侯国 弗兰德 的领主 斐迪南伯爵(Ferdinand, Count of Flanders) 组成反法同盟, 一齐向 腓力二世 宣战。 可惜同盟军互不统属, 各自为战, 在 布汶战役(Battle of Bouvines) 中被打得大败。 法国趁机又收回了大量被免费送出的嫁妆, 并清洗掉一批不听话的诸侯, 最后只剩 阿基坦 还在英国国王手里。 (下图为1180至1223年间, 法国领地所有权的变动)

版图
红色为英国领, 蓝色为法王直辖领地, 其他颜色为忠于法王的诸侯和主教

可怜的 约翰 战败回国后被所属领主们责难。 在各路诸侯的逼迫下, 约翰 于1215年签订了名垂千古的 大宪章(Magna Carta), 实施政改, 限制王权, 允许贵族和民众更多地参政议政, 以及重订税法。 这是人类社会迈向民主宪政的第一步。 算起来, 英国人还因祸得福了呢。

  扯不断的牛皮糖

1223年, 腓力二世 带着未能统一的遗憾撒手人寰, 享年58岁。 法国人非常景仰 腓力二世 力挽狂澜的魄力与能力, 追封他为‘奥古斯都’(Philip Augustus)。 继位的 路易八世(Louis VIII) 虽然也很善战, 甚至曾以王太子的身份领军横扫英国, 却非常短命, 国王没当够三年便驾崩了。 路易九世(Louis IV) 则是个虔诚的 天主教徒, 一心只扑在 十字军东征 的公益事业上, 对英国则大搞睦邻友好关系, 甚至娶了英王 亨利三世 的大姨子为皇后。 因此终 路易九世 一朝, 从1226年到1270年这40多年间, 英法都没爆发大的厉害冲突。 更由于对 罗马教廷 表现的绝对忠心, 路易九世 也是唯一一个死后被封‘圣’的法国国王。

可是, 你管还是不管, 阿基坦 那块疙瘩就矗在那里, 不增不减。 40多年, 就是一代人的时间啊。

 

 

 

dd

  参考资料

《The Hundred Years War - the English in France 1337 ~ 1453》, By Desmond Seward. Penguin Books, 1999
《The Hundred Years War - a brriliant combination of military, social and political history》, By Edouard Perroy, Capricorn Books, 1965
《The Hundred Years' War 1337 ~ 1453》, By Anne Curry, Osprey Publishing Ltd, 2003
www.google.com
www.wikipedia.org
baike.baidu.com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