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 2007

威震天不是战斗机, 胡佛大坝也不是Area51!!


-评最新电影版《变形金刚》

(警告: 文章含有电影内容细节。 未看过本电影者请略过。)

 

 

从去年就听说要出电影版《变形金刚》, 区胜着实兴奋了许久。 区胜从小就是变形金刚迷, 当然不会错过这场重温旧梦的盛宴。

区胜不否认自己有暴力倾向。 看《变形金刚》, 自然就是期待着枪林弹雨中血与火的厮杀, 钢铁机器人之间的猛烈撞击, 还有激动人心的故事情节。 怎么说, 都是斯皮尔伯格和麦克贝联手制作的暑期巨片啊!

可是, 进场1个多小时以后, 区胜开始有些糊涂, 以为自己进错了剧场, 变成看《美国派》续集了。 影片开局不厌其烦地讲述一个高中生的罗曼史, 为讨女孩子欢心而亮车摆阔, 争风吃醋。 接着又上演《骇客入侵》, 2个乳臭未干的毛孩竟然比整个国防部还厉害, 破解了几百人都无法译出的外星密码! 最后连父母子女的沟通问题, 自慰等等无聊话题也出现了。 区胜开始打哈欠。。。

等到机器人出场了, 首先亮相的是大黄蜂。 高中生Sam去挑车的时候, 棚子里停着一架黄色大众甲虫车, 正是动画片中大黄蜂的变形。 区胜满以为挑的就是他了, 不料斜刺里冲出一辆黄色雪佛兰, 这才是电影版中真正的大黄蜂变形。 先晕一个。。

不久汽车人集体亮相。 老英雄擎天柱虽然还是大货车, 却多了火焰纹身, 活象一个嬉皮士。 铁皮从原来的日产面包车, 被改成了GMC卡车。 救护车变成了山西黑窑老板们钟爱的悍马H2。 最惨的是爵士, 活生生地从保时捷降级成了 Pontiac。。。 全都是美国车! 看了通用汽车花不少本钱啊, 晕不停。。。。

擎天柱大哥作为宇宙正义力量的中流砥柱, 统率能力竟然不如一个小学生! 为了尽快拿到那副眼镜, 显得火烧屁股似的猴急, 不成熟。 他带着所有汽车人, 拖着庞大的身躯在别人的小院子里玩捉迷藏, 把人家的草坪糟蹋得够。 当所有邻居都是聋子瞎子吗?

霸天虎们更惨, 连介绍的机会都没给。 霸天虎巨头红蜘蛛一出场就被威震天骂:“又把计划搞砸了。” 能言善辩的红蜘蛛不但没顶回去, 而且通部电影一句台词也没说, 成了个好看的F22花瓶! 到底什么计划, 电影没交代。 其他如唱着歌说话的声波被删除, 他的磁带顶替了其主人所有的工作。 而组合金刚大力神则微缩成了一辆坦克。

最最离谱的是威震天。 自从坠落地球数百年来, 被地球人里外研究了个透。 据称人类最先进的科技如电子, 化工等等, 都是从威震天身上得到的启发。 那这个大坏蛋简直是人类现代生活之父了, 他要统治地球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了吧! 最后, 威震天复苏, 变形成了一架战斗机飞走! 不是我不明白, 而是世界变得太快。 一眨眼, 好好的一门大枪竟成了飞机。 想是枪型玩具是不能卖给小孩的吧。 自此威震天也能作为飞机, 堂而皇之地登上玩具专卖店的货架了!

到了影片最后半小时, 终于等到久违的正邪之战了。 之前两个小时则全被浪费在无关紧要的情节上, 结果根本没有时间刻画变形金刚这些人物。 除了名字听着熟悉, 机器人们的形象根本是一片空白。 这样头重脚轻, 本末倒置, 实在想不到是出自两位电影大师之手! 影片交代, 人类早就掌握了外星机器人的秘密, 由一个叫S7的秘密组织负责, 并偷偷建立了胡佛大坝研究这些外星文明, 并等着外星人入侵的一天。。。。

等一下, 这剧情怎么这么耳熟啊? 对了, 当年的《独立日》也是一样的情节啊! 只是把Area51换成胡佛大坝, 把外星飞船换成威震天, 把被蒙在鼓里的美国总统换成国防部长罢了。 区胜以为接下去高中生Sam和那个美女骇客将搭乘威震天, 出发对抗霸天虎了呢。 还好本电影没敢全抄当年的经典。

由于外形改动太大, 加上镜头晃动剧烈, 最后激烈的打斗场面区胜根本没弄明白谁在和谁打。 只知道是张飞打岳飞, 打得满天飞。 一身火焰纹的擎天柱倒是容易辨认, 也发出了让人怀念的“汽车人变形出发”的命令。 可是, 面对已经生锈数百年的威震天, 擎天柱也太不经打了。 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啊。 最后还是靠那个高中生莫名奇妙地得到了胜利。

大战过后, 美国政府把霸天虎们的尸体都丢到最深的海沟里, 然后成功地向全世界隐瞒了这起外星人事件。 可变形金刚们的战场是热闹的商业区啊, 观战的人没有1万也有8千吧。 可能性只有一个, 美国政府调动了MIB专用的失忆闪光棒, 把所有人的记忆都抹去了。

童年的梦就这样被无情糟蹋了。 据说他们还要继续糟蹋《变形金刚》续集, 糟蹋机器恐龙, 工程队和声波。 啊, 受不了了。 Michael Bay, Spielburg, 退票! 还钱!!!

变形金刚海报

 

May 2007

爱沙尼亚苏军雕像迁移事件

这两天东欧政坛吵得最凶的, 莫过于爱沙尼亚当局决定将位于首都 tallin 市中心, 一座纪念苏军抵抗纳粹入侵的苏军士兵铜像, 和9具苏军遗骸迁入市郊的阵亡军人墓地, 所引发的骚乱了。 据称已有一位拥有爱沙尼亚居留权的俄国公民死于骚乱当中。

今日之果, 自有当年埋下的因。 爱沙尼亚位于波罗的海南端一个突出的半岛上, 土壤肥沃, 气候宜人, 是周遭列强垂涎已久的肥地。 早在公元1200年, 该半岛上存在着由8个小国组成的松散同盟, 即是今天爱沙尼亚的前身。 当地居民信奉自己土著宗教, 直到1227年一支从德国来的十字军团征服爱沙尼亚南部, 丹麦人征服北部, 爱沙尼亚人才渐渐改为信奉基督教, 并开始融入当时的世界文明圈内。

1346年, 丹麦人势力退出北爱沙尼亚, 南部的爱沙尼亚人为了赢得独立也不断地起义, 反抗德国人的统治。 此后南北分裂数百年, 直到1625年瑞典人征服爱沙尼亚全境。 瑞典国王给予爱沙尼亚人相当的独立性, 并使得爱沙尼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得到长足发展。 这些年被称为爱沙尼亚的“黄金时代”。

可惜好景不长。 18世纪初俄国开始强大, 并在北方战争中击败瑞典, 占得了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底层百姓一股脑地被纳入俄国农奴阶层, 直到19世纪初农奴制被废除。 为了摆脱沙俄的统治, 爱沙尼亚的精英阶层们努力地保存和发展着爱沙尼亚独有的文化, 以对抗“泛沙俄化”的文化侵略。 他们成功地使爱沙尼亚国民保持着对自己民族的认同感, 并没有因被俄国统治日久而被同化成俄国人。

1914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俄国在东线战场一败涂地。 1917年, 十月革命爆发。 爱沙尼亚人瞅准机会, 也于1918年2月24日宣布国家独立。 但就在第二天, 德国军队就进驻首都 tallin, 宣布独立不合法, 并将爱沙尼亚置于德国统治之下。 可是当时德国人在协约国的围攻下早就自身难保了。 1918年底, 德国投降,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爱沙尼亚随即再次宣布独立。

老天爷不公, 使得爱沙尼亚独立的道路布满了荆棘。 就在第二次宣布独立后没多久, 社会主义苏联便发动了对这个可怜小国的再次入侵, 爱沙尼亚独立战争爆发。 但是爱沙尼亚国小民寡, 怎当得士气如虹的苏联红军? 1918年11月29日红军攻陷重镇 narva , 并扶植了傀儡政权“爱沙尼亚工人联盟”。 距 narva 仅34公里的首都 tallin 也岌岌可危。

幸而此时英国从海路运来了大量武器装备帮助爱沙尼亚人。 从瑞典, 芬兰和丹麦闻讯而来的志愿者也加入了爱沙尼亚人的行列。 1919年1月, 爱沙尼亚全线反攻, 将苏联人赶出了国土, 并顺势解放了拉脱维亚。 1919年6月23日, 爱沙尼亚军在拉脱维亚北部又击败了企图建立“波罗的海联合公国”的德国人。 这一天也成为爱沙尼亚的国庆日。

之后爱沙尼亚与苏联之间战事不断。 为了不让苏联人再有入侵的机会, 爱沙尼亚包庇并支持了溃逃到爱沙尼亚境内的白俄分子, 并指使他们攻入苏联本土。 情况最危急的时候, 白俄军的战线推进到了离彼得格勒不到10公里的地方。 但他们最终还是被托洛斯基击败。 1920年1月3日, 爱沙尼亚和苏联签订停火条约。 2月2日, 两国签订“塔图条约 treaty of tartu”, 苏联放弃所有对爱沙尼亚曾宣布的权利。 爱沙尼亚赢得了22年的独立时光。

可是苏联并不曾真的放弃对这块沃土的野心。 1939年, 斯大林和希特勒秘密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条约规定德国不再插手苏联与爱沙尼亚的纠纷。 于是, 苏军于1939年10月18日再度入侵爱沙尼亚, 并于次年6月完成占领。 自此, 爱沙尼亚变成爱沙尼亚苏维埃, 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一部分。 为免除后患, 苏联人秘密杀害或流放了众多原爱沙尼亚的政治人物, 并许多平民百姓, 就像他们在自己国内时对付政敌时一样。

1941年6月22日, 德国实施“巴巴罗萨计划”, 发动闪电战攻入苏联。 苏军猝不及防, 全线崩溃。 大批爱沙尼亚青年被征召入红军, 但也抵挡不住德军的攻势。 红军在撤退之前, 把所有来不及带走的爱沙尼亚政治犯全部枪决。 爱沙尼亚人恨极苏联人, 便把德国人当成了“解放军”。 以至于1944年, 德国败局已定的时候, 仍有大批爱沙尼亚青年加入党卫队“SS”, 企图反抗苏联即将发动的反攻。 大量难民也随着德军撤退到瑞典芬兰等地。 二战结束后, 许多爱沙尼亚老兵钻入丛林, 自称“丛林兄弟”, 发动游击战, 打击苏联。 这些人的战斗一直持续到50年代初才被彻底镇压下去。

为了消灭爱沙尼亚人的反抗, 斯大林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清洗。 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或流放, 爱沙尼亚经济水平跟着一路千丈, 开始大大落后于邻国, 如瑞典丹麦等。 苏联人将爱沙尼亚沿海和岛屿全部划为军事区, 非居住这些地区的爱沙尼亚人一概不许入内。 苏军并征用了整座 paldiski 城, 作为波罗的海舰队大本营, 不许任何爱沙尼亚人入内。 苏联人并大规模移民爱沙尼亚, 很明显是想同化种族, 作长久占领计了。 到了今天, 已有四分之一的爱沙尼亚居民是俄罗斯族。

冷战结束, 苏联解体后, 爱沙尼亚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独立。 可是历史遗留的问题却没有随铁幕的瓦解而消融。 爱沙尼亚独立后, 并没有给每个境内居民公民权, 而是规定只有证明父辈在1940年以前是就爱沙尼亚公民, 才有资格领取公民证。 否则居民只有在通过爱沙尼亚语言和历史的考试后, 才能被归化为公民。 这明显是针对苏占以后涌入的俄罗斯族移民了。 直到今天, 仍有9%的爱沙尼亚居民没有公民资格。 也就是说, 三分之一的俄罗斯族居民没有任何国籍。

这当然会造成社会动荡。 就像这次的雕像事件, 名为保护苏军抗击法西斯的荣誉, 其实只是爱沙尼亚国内民族不和的集中表现罢了。 在这里区胜唯有希望爱沙尼亚政府能智慧地处理此事, 调和国内民族矛盾, 尽量给予所有居民平等的公民权。 过去的已成过去, 现在的俄罗斯年青一辈不该背负其父辈留下的罪恶。 爱沙尼亚人应该向前看, 着眼未来, 集合国内各民族人民的力量, 再创一个繁荣的“黄金时代”。 而不是要去揭历史的伤疤, 斤斤计较于过去的恩怨了。

 

2007年2月20日

观《甲贺忍法帖》

《甲贺忍法帖》是日本作家山田风太郎的旧作, 于2005年被搬上了动画银幕, 故事凄美动人, 轰动一时。

区胜有幸昨天看完全24集。 故事以德川幕府建立之初的时代为背景, 讲述两族仇杀了400余年的忍者, 甲贺和伊贺, 为决出德川家第三代将军, 而再次举刀相向。 双方各选10位族内精锐, 用尽各种机关谋略杀死对方, 直至最后一位敌人倒下方才罢休。

但是, 贯穿整个故事主线的, 却是人类几千年来不断追求的话题: 爱与和平。 无论甲贺伊贺, 选出的十人当中有祖孙, 有兄妹, 有爱侣, 有挚友。 本是人生最和美的关系都存在了, 但是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将军继承人, 为了那延绵400年的刻骨仇恨, 双方大开杀戒, 死伤藉枕。 难道仇恨的力量真的这么大, 竟然能盖过人世间最亲的亲情, 爱情, 友情?

看哪, 曾经为挚爱情侣的甲贺弹正和幻婆, 一出了将军府就生死相搏, 同归于尽。

下午才亲送活泼可爱的妹妹出行的如月左卫门, 晚上就目睹了她被奸杀后的惨状。 但由于要掩饰身份, 如月左卫门连丝毫的情绪波动都不敢表露。 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痛苦!

终于看到忍帖的甲贺弦之介, 误以为被未婚妻欺骗陷害, 离开伊贺锷隐时绝望的步伐。

准备做好晚饭等父亲回来共享的霞刑部, 迎来的却是父亲冰冷的尸体。

痴痴立在雨中等待爱郎夜叉丸归来的莹火, 却把杀害夜叉丸, 又化妆成其外形的敌人拥入怀中, 直到敌人的面具被揭穿。

阳炎被俘受刑时, 凄绝夜空的惨叫, 令见惯大场面的德川家武士们也被吓得胆战心惊。

刻骨的仇恨甚至伤害到无辜的旁人。 渡船上那卖艺的父亲被误杀后, 年幼的儿子嘶声力竭的哭喊可曾让人动容? 情何以堪的孩子将怎样独自流浪在这孤苦的人间?

。。。。。。

够了, 仿佛所有的人性在仇恨面前, 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难道至死方休, 真的是原本拥有美好生活的人们所向往的吗? 仇杀的受害人, 那些丧失亲人爱侣朋友的人们, 往往又是他人苦难的制造者。 这又是多么讽刺啊! 贯穿整个故事主线, 区胜仿佛听见作者竭力的呐喊: 忘记仇恨吧! 活在仇恨里的人只会生出更多仇恨, 并总有一天被仇恨所吞噬!

甲贺伊贺的20个精锐忍者, 在故事中都被刻画得有血有肉。 主角弦之介和胧自不必说, 那些配角如好色豪爽而又粗心的鹈殿丈助, 为人师表的室贺豹马, 拼死护主的筑摩小四郎, 平时文静典雅, 面对敌人却化身血罗刹的朱绢, 还有上德川将军府面见老情人前对镜梳妆的幻婆, 等等。 他们一个个地死去让人如此惋惜, 并使读者越来越渴望一个和平美满的结局。

但是, 要400年来仇杀不已的两族休战, 谈何容易。 就算一方想谈, 另一方就刚好有同样想法吗? 难怪佛说:“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可见这把屠刀一旦拿起, 要放下来必须有佛的气度!

伊贺的胧做到了。 在甲贺弹正和幻婆同归于尽的安倍川边, 命运促使这对孙辈的爱侣再次举刀相向。 但是,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胧勇敢地用短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区胜想, 在这一刻, 作者决意是让胧成佛了。 难怪弦之介于临死之前, 在忍帖上写下了伊贺获胜的字句。 因为就算弦之介自己, 也曾经有杀死胧的念头。 真正放下屠刀, 结束这400年仇恨的, 却是柔弱的少女胧。 这一点, 甲贺没有人能比得上。

被誉为日本版罗密欧和朱莉叶的故事以悲剧收场结束了。 区胜只希望, 除了那些令人眼花缭乱, 奇幻莫测的忍术和打斗场面外, 作者试图消灭人间仇恨, 唤起人们心中博爱真情的主旨, 也能留在读者心中。

 

 

2006年5月

Ocean’s protests against the Japanese woodblock paint show in MIT

A few weeks ago, some Chinese students in MIT called for a hearing to protest the university’s recent Japanese art exhibition. The students claimed some of those artworks, which were merely Japanese propagandas reporting its victories over Chinese armies during Sino-Japanese War in 1890’s, had hurt feelings of many Chinese.

Ocean heard about the news but could not judge what was wrong because MIT temporarily shut down the website of the exhibition immediately after the hearing. Till MIT reopened the site, Ocean finally had chance to review the artworks and the articles introduced them.

Website: http://ocw.mit.edu/ans7870/21f/21f.027j/throwing_off_asia/toa_core_01.html

Basically, the exhibition showed nearly 100 woodblock paints drawn by reporters during Meiji Restoration, Sino-Japanese War and Russo-Japanese War, between 1860’s to 1900’s.?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these paints were very effective ways to tell most uneducated Japanese people government’s new policies, the wars the country was fighting, spirits and heroes in the “all mighty” Imperial Army etc, before photographs were introduced into Japan.

After reading the article introduces the paints, Ocean believes it’s very inappropriate for MIT to show these artworks. Although there were a few paints showed Emperor Meiji and his new restoration policies on 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and army trainings, the majority of the artworks were about Japanese “warriors” defeating and killing Korean, Chinese and Russian soldiers during Japan’s invasion into China.? The purpose of these propagandas was simple: to “throw off” Chinese style Asia, and become a new world power recognized by Westerns.

There was nothing wrong to build a stronger Japan. However the path Japan chose was wrong. Instead of growing stronger peacefully, or trading merchandises with neighbors for prosperity in the area, Japan decided to choose an easier way: by grabbing lands and fortunes with force. Japan declared war on Korea for Korean Peninsula, on China and Russia for Manchuria. Thousands of soldiers were killed, along with millions of civilians.

The Japanese Militia Imperialism was one of the biggest cancer cells in human history. It caused the war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and was the most important reason Japan joined Axis Alliances along with Hitler’s Germany. Unfortunately, those woodblock paints were nothing but propagandas of Japanese Imperialism and were used to inspire young Japanese to kill more innocents for the Emperor and the Country. Those paints showed the shadow and ugly side of human nature, and were the eye-witnesses of this period of modern history filled with shame and evil. ?

None of the woodblock paints were true scenes of what really happened, although the events they described had some portion of truth.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not many artists were on the scene when the incidents happened, so most of those paints were merely imaginary. There were a lot rooms to glorify their own people and insult the enemies with their paint brushes. Ocean is not here to blame the painters who died hundred years ago. Their points of view and opinions were limited by their background, and the world they were living in. As people living in 21st century, we shall learn from the unfortunate history, summarize the mistakes predecessors made, and make sure we don’t repeat them again.

However, Ocean is very angry about the article introducing those woodblock paints on the MIT website. The article never mentions anything about the crimes Japan did in China and Korea, instead, it keeps bragging Japanese soldier’s winning battles and honors. The article keeps calling Chinese soldiers “rag-dolls” to insult the warriors who tried to protect their own country from invasion armies.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the only way for Japan to “throw off” Asia, which was dominated by Chinese culture, was to invade and kill other Asian countries, to prove they were too strong to be Asian. For example, the article introduces a paint which shows some Chinese POWs are beheaded. The author did not mention how shameful Japan should be feeling with this bloody and disgusting paint, but instead he quoted from the words on the paint: “the barbarity of the Chinese was such that some prisoners attacked their guards. As a warning, the Japanese—as depicted in the print—had beheaded as many as thirty-eight rebellious prisoners in front of other captured Chinese.” Ocean believes there were no other purposes the author shows this paint but to brag the feelings of superiority of Japanese Militia Imperialism over “weak and sick” Asia and China.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presented his admiration to the evil Japanese Imperialism.

beheaded

Ocean would like to ask the MIT professors who sponsored the exhibition: “will it be ok to exhibit Nazi’s propaganda paints in MIT? The art in their paints was also beautiful, splendid and inspiring, same as the Japanese woodblock paints. Will it also be ok to write articles to brag Nazi soldier’s victories in Poland, French and Russia, massacres of POW and Jews in concentration camps, and honor them for making Germany the strongest country during WWII? What do you think Jewish community will respond if MIT actually holds an exhibition about Nazi propagandas?”

nazi1 Nazi2 nazi3 nazi4

Although Ocean believes in freedom of history study and scholarship, there also has to be some dark side of human history we have to leave behind in dust, and shall never study them in positive way, such as Nazi in Germany and Imperialism in Japan. That’s why Hitler’s “Mien Kampf” is only used to study Nazi by scholars today, but shall not be treated as spiritual guide for Nazi’s future revive. Similarly, these woodblock paints shall only be used as evidences of crimes Japan made, instead of glorifying its Imperialism Age. If MIT does not understand this, then shame on MIT.

?

Responses from MIT's professors and University President:http://web.mit.edu/newsoffice/2006/visualizing-cultures.html

?

严正支持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学生的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正义行为!!

日 前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举行了一场关于日本版画的艺术展览。 可是展出的画作多以日本侵略军入侵朝鲜和中国东北为背景。 尤其可恨的是介绍这些画作的文章, 不但没有反省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造成的累累血债, 反而对侵略者的“英雄”和“战绩”不断加以讴歌和美化。 在此 区胜 对戴着学术交流面具的日本军国主义复辟之举深表鄙视!!

 

2006年3月

光荣 三国志11 初体验

对 三国志 系列游戏异常执着的 光荣公司 又推出11代了! 区胜 有幸试玩了两个晚上, 感觉比较失望......


“三国志11”明显承袭了去年的旧游戏“信长的野望12-革新”的许多特点, 让人不禁怀疑 光荣 只是把“信长”的游戏引擎换个“三国志”的画面, 就推出来骗钱了。 比如说,“三国志11”的内政和“信长12”极为相似, 都是在城市周围有限的土地上建设内政设施。 城市大的可建设的设施就多。 再说战斗, “三国11”一改过去一次只能出动10员大将的规矩, 仿照“信长12”, 也可以调动无限的武将和士兵出征。

区 胜觉得比起“信长12”, “三国志11”退步了。 “信长12”的游戏进度采用即时制, 流程以“日”为时间单位。 只有在玩家发布命令的时候才暂停。 这样的好处就是战斗时玩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因为所有敌我部队的行动都是同时进行的。 如果有命令没有及时发出, 随时会导致整个战线崩溃。 就算平时发展内政, 所有的君主都是在同时发布指令, 很像有“帝国时代”的味道。 可是在“三国志11”里, 光荣又回头采用了流程轮流制, 每个月分三个回合, 轮到的君主才可以发布命令。 而战斗时, 还是像以前旧作一样, 敌打我一下, 轮到我了我才能反击。 不然就乖乖站着挨打吧。

更 不能忍受的是“三国志11”的AI明显低于“信长12”。 在“信长12”里, 各君主都能发展得非常强大, 而且非常会搞外交, 钻空子。 如果防线有漏洞, 敌兵立刻就攻过来了。 而如果玩家进攻, 敌军各城都会派援兵, 甚至请求邻国君主救援。 所以玩起来非常有挑战性。 可是在“三国志11”里, 主君不但不会及时提高属下忠诚度, 而且各个都昏庸到只花钱制造武器, 不补充兵源。 区胜玩的是反董卓联盟时代的刘备。 由于电脑AI低, 到195年, 小小的平原县令已经可以集7万大军20员上将独自攻打虎牢关了。 董卓在许昌有兵3万, 洛阳有兵2万, 长安有兵4万, 都好像没看见似的, 任由仅3000守军的虎牢天险陷落。 没说的, 刘备军根本不休息, 立刻兵发洛阳, 重新拥立了献帝。 其他有潜力的君主, 如袁绍, 曹操, 还只是窝在一座城里, 兵源已经从刚开始的4~5万, 伤亡到只剩1万多了, 而且还没有要补充的迹象。

当上了皇叔, 夺得了洛阳, 成为第一强大的君主后, 刘备公也就退休了。 唉, 这个“三国志11”咋就这么没挑战性呢?

san11

?

 

Jan-26-2006

"冰点",《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听闻中国又有一家传媒被封了, 好像这次倒霉的是“中国青年报”附属的“冰点”杂志。 虽说在“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以后, 这种新闻已经不新鲜了, 但区胜还是忍不住八卦了一下为什么。 原来是中山大学有个姓袁的教授在“冰点”上发表了一篇“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逆当今舆论主流, 标新立异, 终于触怒了上面。

  好奇心驱使, 区胜拜读了读袁教授的大作。 虽算不得是惊天地泣鬼神, 但也引经据典, 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火烧圆明园和义和团两个近代史事件。 作者根据当时的史料, 再比较港台地区的史料教科书, 批评了中国大陆现行中小学历史课本关于这些事件的谬误与误导学生。 袁更不客气地说, 现在的历史书, 是给孩子们“吃狼奶”。

  可以想象,对习惯了看中国政府版历史书的人们, 这是一次不小的思想冲击。 原来火烧圆明园背后还有许多纠葛, 义和团也不是一个纯洁的爱国反侵略组织。 于是许多人习惯的历史模式被颠覆了, 思考的有之, 但反驳的更多。 有位陈先生虽自称不是历史学家, 但也洋洋洒洒写了长篇的“中国要欢迎强盗来家杀人放火”反驳文, 可以称为民间反对声音的代表。

  虽然官方封锁传媒, 控制舆论, 不容异己使人遗憾, 但许多民众在许多凿凿证据面前, 仍像文革时一样以大字报的风格攻击这篇说了点实话的文章, 就让区胜伤心了。 难道真如袁某所说, 从历史教科书上得来的偏见已使许多人顽固地走入歧途, 不肯回头听听不同思想了么?圆明园被烧, 本就是清政府和外使为了觐见咸丰皇帝时磕不磕头的问题闹意见, 恶意扣押使臣, 致使39人的使臣团横着回去21人,只剩19人苟延残喘。 英法两国大怒, 才火烧了皇家私人园林以报复。 至于义和团, 本就是暴民组织, 虽然他们愚昧, 但并没有到不明白杀人者死的道理。 在北京时他们杀戮老弱妇孺, 手无缚鸡之力的外国神父和中国教民。 甚至和洋字带点边的, 像带了洋火洋纸的平民, 带了洋笔, 戴了眼镜的学生, 都难逃他们“灭洋”的屠刀。 他们口头上灭洋, 杀的却大多是中国百姓和外国神父修女, 他们纵兵劫掠民宅, 火烧西药房一千家商铺, 难道不该镇压? 外国平民被杀戮, 清政府不但不保护, 还帮着杀。 这能不招致外国政府出兵报复吗? 并不是所有政府都像中国一样, 任由自己侨民被人屠杀, 借口不干预他国内政而不闻不问的。

  在陈某的反驳文里,称现行的历史教科书这瓶“狼奶”可以使中国人民变成《狼图腾》里的狼。 但区胜认为在这种狭隘的思想文化的风气下, 中国人只能产生义和团式的“恶狼”, 而不是心胸宽广, 能集思广益, 用各种资料分析出自己想法的思想巨人。 而政府推行愚民教育, 人民变成“真狼”的日子, 就更遥远了。

  更进一步想, 如果我们真的要日本人承认自己侵略的历史, 修改他们的教科书, 就应该从我们自己的教科书开始。 告知人民真相, 容许人民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让他们学会真正的思考, 从而开发民智, 才能国富民强, 让日本低头。 不然, 中国人永远只能被世人看成是没有自己思考能力的“羊”。

 

 

3-10-2005

??????最近闹得最沸沸扬扬的大事无非就是中国人大通过了“反国家分裂法”, 基本上授权军队不经中央同意就可以发动对台统一战争。 当头棒喝, 顿时把台独闹了个鸡飞狗跳, 又是群众游行, 办晚会, 又是烧五星红旗。 大陆一边也不示弱, 声称要大搞反独游行。 诸多热闹真是让人看得不亦乐乎。

??????从立法反对国家分裂这个大动作看来, 中国政府内部终于鹰派抬头(应多是少壮分子), 逼迫决策层拿出台湾问题解决方案。 说不定这个鹰派首领就是胡大哥本人, 毕竟他89年在西藏就显示过武力镇压反乱分子的强硬手段。 中国最近20余年边无战事, 人民惯于和平, 军人无用武之地, 地位明显下降。 这次趁台独分子猖狂, 中国军方鹰派将领想通过战争立下不世功勋, 青史留名的急切心情不难想象。甚至可能出现阻碍两岸和谈的野心分子。

?????只可惜问题也出在和平太久, 军队早就不习于真正硝烟纷飞的战场。 在79年对越反击战中的老将领, 如许世友等, 不是已死就是退休。 有几个现役高级军官懂得什么是兵凶战危? 海峡战事一起, 如果台湾军队对上海广州深圳香港等经济重镇实施飞弹打击, 特工破坏, 他们的对策在哪里? 万一战事拖延超过三天, 美日势力介入, 该怎么应付? 历史上以弱胜强的战役不计其数, 假设对台战争失败, 台湾永远脱离中国, 责任谁来负? 不要告诉我用核武器对付台湾这么小学生的念头。

?????在下读过一些史书, 基本上历载典籍, 少壮派就是坏事的代名词。(周瑜是个例外, 但这样的例外少之又少)。 这次鹰派反分裂法出台就是把箭拉到了弦上。 如果台独再有什么异动, 这箭发还是不发? 如果不发, 那以后中国政府在世人面前,不管抗什么议, 立什么法, 别人都当是儿戏。 如果发了, 那中华民族的兴亡就面临一场建国以来最大的赌博。

?????中国实行专制制度50余年, 人不知民主为何物。 这就怪不得不明白台湾陈李之流玩的游戏规则了。 民进党以台独党纲立党, 无非是要争取那些对现实不满的人的选票, 政治口号而已。 你想他执政以后能不对他的选民有个交代吗? 那不成了自食其言的小人党? 但民进党也深知台独这老虎屁股是摸不得的。 所以他们煞费苦心, 想出让正总统唱红脸, 副总统唱白脸的把戏来。 从此, 阿扁就摆出一副要和谈的样子骗世界, 而吕秀莲就上窜下跳唱台独骗选民。 说到底, 都是为了以后民进党能长期执政。 至独立, 他们自己也没真正去想, 也没这个胆。 但是这次反分裂法一出台, 就断绝了他们与大陆对话妥协谈判的后路, 因为没有一个执政党愿意给选民留下一个对外屈膝投降的印象。而这正是世界其他列强, 如美日东盟等乐见的。

?????现在好了, 两岸都铆上劲对着干, 其它国家都在欢欢喜喜看热闹。 这情景实在不乐观。。。。

_content